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大庆一广场地面的印记藏着一段荡气回肠的故事

2022-11-30 03:59:33 366

摘要:原油建大礼堂小广场上的五角星被描红的五角星仍在闪闪发亮时任沈阳军区工程兵政委的季铁中季铁中之子季松花江  1958年10月,贝乌5队荣获“钻井卫星”红旗,石油工业部部长余秋里和副部长康世恩一起给王进喜授旗。  两年前,原石油工业部副部长季铁...


原油建大礼堂小广场上的五角星


被描红的五角星仍在闪闪发亮


时任沈阳军区工程兵政委的季铁中


季铁中之子季松花江

  1958年10月,贝乌5队荣获“钻井卫星”红旗,石油工业部部长余秋里和副部长康世恩一起给王进喜授旗。

  两年前,原石油工业部副部长季铁中的儿子、76岁的季松花江在接受记者连线采访时,曾说起要寻找一位大庆的“油建小女孩”。

  两个月前,记者找到了这个“油建小女孩”,她就是今年已经59岁的女作家刘莉。故事的起因,因为一个镶嵌在地上的“五角星”。

  多少年来,人们从它旁边匆匆走过,却几乎无人知晓其秘密……

  那是荡气回肠感人至深的城市往事,那是我们感受大庆精神铁人精神的真实历史!

  季松花江是谁?

  为何要寻找“油建小女孩”?

  “两个月前的一个傍晚,我从那里路过,看见工人们正在施工,我急坏了,边喊着边跑过去……没想到工人笑着说,领导叮嘱过,这地方不能动!”

  “第二天我再去,看见原来黑色大理石拼接成的五角星涂上了鲜艳的红色,像闪闪红星!”“我非常感动,这座城市的很多人还是知道这颗五角星记号后面的故事的!”

  10月21日晚,女作家刘莉和记者聊天时,偶然说起发生在两个月前的这件事,记者有些惊讶:“你是不是就是那个‘油建小女孩’?”

  因为刘莉说:“这颗五角星记号下,埋着原石油工业部副部长季铁中的骨灰!”

  记者赶紧联系季松花江,告诉他找到了“油建小女孩”……

  季松花江是谁?

  他是季铁中的儿子。两年前,因要写季铁中的故事,记者几经周折终于联系上季松花江,交谈中,他提到大庆有个“油建小女孩”写了一篇文章,刊发在《中国石油报》,希望能找到她。

  这篇文章的名字叫《油建大礼堂》,就是作家刘莉写的。“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原油建大礼堂门前小广场上的秘密。那块不太大的平地上,有一个直径约一米、用黑色大理石拼接而成的五角星,被镶嵌在大出一倍的圆形水泥预制板中央,整体与地面平行,看上去像个大些的井盖,一般不会引起注意。如今大礼堂早已改做商用,小广场变成了停车场。我几乎每天都要来这里买菜购物,每天都要向那个大五角星张望一下。”

  文章中,刘莉回忆自己在少女时代,作为鼓号队队员,多次参加油建大礼堂的表彰活动和演出,但始终不知小广场上的秘密,直到20多年后的一天,老会战父亲告诉了她。

  刘莉写道:“那天,我和父亲在小广场上找到了那个大五角星。白发苍苍的老父亲,立即在五角星面前默立。在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我看着这幅画面,一股热流涌上我的眼眶。”

  季铁中是谁?

  与大庆有怎样的情缘?

  “父亲去世那年的五月中旬,按照父亲的遗嘱,他的骨灰没有安放,跟大地化为一体。我和母亲捧着父亲的骨灰,一半撒在松花江里,一半撒在大庆油田。”

  “撒在了松花江滔滔的江水间,那是他抗战的地方。撒在了宾县玲珑乡,那是他的故乡,也是他最早打游击打鬼子的地方。分多处撒在了大庆油田,一处撒在油建大礼堂小广场;一处撒在了铁人一口井旁;一处撒在了儿童公园,因为从儿童公园正好能望见陈家大院泡子,我的两个妹妹淹死在那里……”

  日前,记者再次联系到已经78岁的季松花江,听他讲述了这段曾经的往事。

  几年前,记者曾采访过孙占山老人。在东风新村中央商城门口,老人手中拿着一本书。那是由季铁中口述、孙占山所著的季铁中传记。在书的最后几页,附着一封特别的信,是季铁中1984年1月8日在病重期间,口诉向部党组汇报的内容,其中包括对子女的约法四章和五条决定。

  信中写道:一九八二年七月十九日,咱们家庭会议上曾议定了“约法四章”和“五条决定”,是一致通过的。当时,德明因事未到会。那时,长春和丽萍尚未完婚,因而丽萍也未能参加。又因此事已过一年有余,现为郑重起见,又写成文字,现送你们传阅,如有补充和修改,请即修改。拟在你们修改后,正式书写成文,便于互相监督,共勉之。

  季松花江说:“我爸我妈一生为革命奋斗,信念无比坚定,在他们心中永远是国家利益至上!父亲来到大庆油田,每到学校寒暑假,他就让我到基层队劳动。而且要求我:自己带粮票,不许车接送,天不亮就从采油二厂走到萨尔图。工人都有防蚊套,我没有,因为我不是工人,我就用雨衣把头扎起来,只露出两个眼睛,就那么干,一直干到天黑……”

  他为何长眠在“铁人井”旁?

  他与铁人有怎样的缘?

  几年前,记者曾去铁人一口井采访。

  季铁中墓前,是一株美丽的云杉树,掩映在松柏丛中,挺直苍翠,直追白云。墓碑上写着:“季铁中(1916——1985)原石油工业部副部长,曾任中共大庆石油会战工委副书记。”老铁人馆的讲解员王慧轻轻地念着碑上已斑驳的字,把一朵紫丁香花系在云杉树上。

  “他们的故事,我都知道一些。包括这位将军。”王慧称季铁中为“将军”。她说,他曾在咱们这片白山黑水中,打日本鬼子;1960年,他来到了大庆油田;1961年春天,大庆油田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工人们饿得都得了浮肿病,他回到原来的部队,要了10万斤黄豆,人们一粒粒吃,没有不流泪的……

  季铁中为什么选择在“铁人井”旁长眠?他与铁人之间有怎样的不解之缘?

  两个人的深情,是从油田政治部系统总结大庆经验时开始的,为挖掘铁人灵魂深处的闪光点,季铁中多次跟铁人面对面交谈,两个硬汉常在不知不觉中谈到月挂中天,都成了呼吸零点空气的夜猫子,聊天的话题也逐渐深入。铁人最喜欢听季铁中讲述自己九死一生闹革命的经历,季铁中也从铁人敞开心扉的话语中了解到他为石油事业不惜拼命的思想境界。

  为了总结好大庆精神和铁人精神的华彩,1965年秋天,作为油田高级干部的季铁中带上行李卷下到1202钻井队体验生活,与工人同吃同住同劳动……铁人每次去探望,都深受教育。季铁中的野营房宿舍收拾得一尘不染,用了多年的军被叠得有棱有角,工作服、安全帽、皮靴虽然沾染了油污和泥水,但从不随意摆放,俨然是一个缩小版的军队营房……

  然而,“文革”开始后,季铁中与夫人张英都失去了自由,两个年少的女儿因无人照管,双双溺亡。

  惊闻噩耗,王进喜想去安慰老领导,却怎么也找不到人。

  直到有一天,在北安农场,铁人遇见了季铁中的另一个女儿季原平,一声“铁人叔叔”,让铁人眼窝里涌出了泪水。

  1969年夏天,王进喜上台讲话。他把到北京面见周恩来总理得到的指示,转换成自己的话:“宋、陈、季、王一定要解放,他们都是忠心耿耿的老革命,贯彻毛主席的指示最坚决,没啥错误……这不是我王进喜瞎放炮,这是周恩来总理的指示!”

  话一出口,全场震惊!

  季铁中的妻子张英后来回忆说:“原平给我来信说,王叔叔这么胆大啊,公开说要解放宋、陈、季、王。”

  遗憾的是,没等季铁中彻底平反,铁人就离开了人世,这也成为季铁中一家永远的痛。

  大庆精神铁人精神研究者杨海峰对记者说,在特殊时期,铁人不顾自身安危,保护了一批石油工业的高层将领,这就是铁骨铮铮、大义凛然、敢说真话、敢负责任的铁人!

  栏目策划/刘诚 文/摄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